:::
史瓦濟蘭服務 找到行醫熱情 神經科黃祐賢醫師體認,醫病關係科技無法取代
【國際醫療】
「可能因為行前認為那裡很落後,到了之後,反而覺得比預期中要好,至少還有CT(電腦斷層)。」在雙和醫院引以為傲的臨床技能中心會議室,神經科黃祐賢醫師的思緒一下子回到他服務兩年多的史瓦濟蘭。雖然醫療水準遠遠比不上台灣,但卻讓他感受到,醫病間親密的關係絕非冰冷儀器可以取代的。這段人生的際遇,豐富了他的行醫生涯。

沒有儀器更需傾聽

當年結束住院醫師訓練後,馬上得進入主治醫師的階段,但黃醫師想在人生下一階段開始之前,體會不一樣的人生。因緣際會得知前往史瓦濟蘭的機會,在與家人討論後,決定前往這個陌生的國度。

當地缺乏鑑別診斷的工具,腦波、神經傳導檢查系統、肌電圖等都沒有,但也因為沒有科技的協助,讓服務的醫師得學會更加傾聽患者發出的訊息。

以癲癇為例,不同類型的癲癇,用藥上也不同。黃醫師還記得一名19歲的女生,常會出現全身發抖,類似僵硬的症狀,且一天出現多次。患者曾被診斷為小發作的癲癇,但治療始終不見好轉。黃醫師聽了患者自述後,診斷為副甲狀腺分泌不足,導致低血鈣所引發的症狀。經給予高劑量的鈣後,患者情況好轉,並持續接受追蹤。

返台服務熱情不減

在史瓦濟蘭,很多患者總是抱怨自己的病情拖了很久,卻未改善,「很多疾病並不是很難診斷,而是得從蛛絲馬跡中找出特異性,以利用藥。」黃醫師感觸良深。

他曾遇過一名30多歲的男性,走路慢且不穩,甚至得坐輪椅,曾被診斷是中風、精神病等,但卻沒有改善。黃醫師診斷患者為年輕型的巴金森氏症,給予藥物後,患者已經可以自行走路。

結束在史瓦濟蘭兩年多的服務任期,黃醫師已返回雙和醫院,繼續為國內患者提供服務。黃醫師認為,在史瓦濟蘭有足夠的時間與患者充分溝通,雖然台灣患者多,但他還是堅持盡可能的維持在史瓦濟蘭找到的「看病人而非看器官」的熱情,期盼與患者充分的溝通,對患者提供最適切的醫療照護。(臺北醫學大學雙和醫院公共事務組第146期/101年5月發行)

【圖:設備不齊,得就著窗戶判讀x光片。】

363_6f32fd34.jpg



提示: 訂閱或取消訂閱請擇其一

  • E-mail
  • #twitterFaceBook##
    cron web_use_log